海水朝朝朝朝落

Feed Rss

天然子结构

07.24.2010, 朝阳日, by .

最终还是敲定了这个题目。

“质感”。

// 2010 – 07 – 17 (From 同萌会, 萌嘉 == soror, 黄狗 == H-dog)
跳着来的Ylen。 22:19:42
susan经常抱我。- –
跳着来的Ylen。 22:19:46
好有质感。
爬着来的黄狗。 22:19:48
….
龟速来的萌嘉。 22:19:49
= =
龟速来的萌嘉。 22:19:55
我想歪了 我去面壁
爬着来的黄狗。 22:20:04
YLEN 你在刺激我= =
跳着来的Ylen。 22:20:16
= =
蹦出来的菇王。 22:20:49
质感是指什么……
跳着来的Ylen。 22:20:59
我觉得这句话怎么想都想不歪
蹦出来的菇王。 22:21:02
对啊0 0
跳着来的Ylen。 22:21:06
就是她身材很好吧。
跳着来的Ylen。 22:21:18
该瘦的地方很瘦- –
爬着来的黄狗。 22:21:14
。。
跳着来的Ylen。 22:21:25
腰很细。
蹦出来的菇王。 22:21:35
Susan身材真好诶0 0
龟速来的萌嘉。 22:21:50
没。质感。我想到这是跟手感一类的东西。说到手感的话。。
跳着来的Ylen。 22:22:01
– –
跳着来的Ylen。 22:22:04
您邪恶了。
爬着来的黄狗。 22:22:04
天呀….给我一个多啦A梦吧。
蹦出来的菇王。 22:22:07
您老邪恶了= =
龟速来的萌嘉。 22:22:11
所以我要面壁~~~啦啦啦啦啦啦
跳着来的Ylen。 22:22:25
我把这段聊天记录贴到blog行不
龟速来的萌嘉。 22:22:31
啦啦啦啦啦啦啦去吧= =

为了更好地证明,我决定有图有真相一次。

“天然呆”。

// 2010 – 07 – 16 (From 同萌会, 萌嘉 == soror, 黄狗 == H-dog, susan == 庄泫)
龟速来的萌嘉。 19:39:21
洗衣服费是一个月35块钱?
滚着来的庄泫。 19:39:32
好像是
跳着来的Ylen。 19:39:48
= =洗衣房洗不干净。
跳着来的Ylen。 19:39:51
冬天你怎么洗衣服。
爬着来的黄狗。 19:39:58
怎么洗不了。
滚着来的庄泫。 19:40:11
冷。
爬着来的黄狗。 19:40:08
水冷什么的是可克服的。
跳着来的Ylen。 19:40:11
不。- –
跳着来的Ylen。 19:40:18
反正麻烦啦。
跳着来的Ylen。 19:40:21
衣服这么多。
爬着来的黄狗。 19:40:29
没人叫你天天洗= =
爬着来的黄狗。 19:40:38
外套带回家,外套一周一次
跳着来的Ylen。 19:40:43
0 0,。。
爬着来的黄狗。 19:40:51
说白了还是洗底衣
滚着来的庄泫。 19:40:59

滚着来的庄泫。 19:41:09
外套..怎么能一周一次
爬着来的黄狗。 19:41:08
你总不会是冬天天天洗秋装吧= =
滚着来的庄泫。 19:41:14
如果夏天
滚着来的庄泫。 19:41:17
= =
滚着来的庄泫。 19:41:18
我错了
爬着来的黄狗。 19:41:17
….
爬着来的黄狗。 19:41:22
夏天
爬着来的黄狗。 19:41:26
穿秋装
滚着来的庄泫。 19:41:31
我错了。。。。
爬着来的黄狗。 19:41:30
Susan你果然奇特
滚着来的庄泫。 19:41:37
….
爬着来的黄狗。 19:41:41
I服了YOU
滚着来的庄泫。 19:41:45
………………………
龟速来的萌嘉。 19:42:27
 
滚着来的庄泫。 19:42:36
。。
跳着来的Ylen。 19:42:35
哈哈哈哈。
跳着来的Ylen。 19:42:39
庄泫。你好呆。
夏天哪有秋装校服穿。

喂喂喂喂!!!不带这么卖萌的。

“治愈”。

// 2010 – 06 – 20 (中考完大家送我回家的路上)

菇王:“庄泫就是天然的治愈系,看一眼血量就会回来了。”
Ylen(星星眼):“对对对对,听她唱歌会原地满状态复生。”
庄泫(无辜状):“什么什么?0 0 你们在说什么?0 0”

 

谋划这篇东西好久,直到今天才有勇气一气呵成。

给我亲爱的庄泫。

 

零七年,秋。

其实我们认识很久很久了。在这个陌生的气息扑鼻而来的班级,第一个与我结交的就是你。

臭味相投便成知己。

动漫。

你推荐我去看夏季新番僵尸借贷,CJ的我被腐蚀了,真是一入DM深似海。就这么自来熟。

怯弱的,怕生的Ylen,躲在副班长庄泫身后,经过你,结交了很多朋友。终于爬出了社交坟墓,甚是感激。于是很长的一段时间,我们的关系只是保持着不远不近不亲不疏的关系,并且止步不前,甚至有倒退迹象。

 

零七年,冬。

刚认识那会你在QQ上喊我作娘,于是我顺理成章地把你收为儿子。这之后发生了一些比较囧的事情,譬如出现了一个爹。“乖庄泫,你喊我爹,我就请你吃一串鱼蛋。” 喂!你为了一串鱼蛋就把你娘我卖了你情何以堪,我什么时候多了一个LG!!!

于是零七年的校运会排练校园交谊舞,我被一声娘一声爹搞到青一阵白一阵红一阵地过去了。还有那天刚好是我十三岁的生日,我是否应该谢谢你送我这么“好”的生日礼物呀。

呜,不予置评。

 

零八年,春。

零八年,夏。

零八年,秋。

零八年,冬。

我对这一年毫无印象,看回聊天记录,模糊地,很远很远的感觉。

但是,这些话题,我们是否终年不变地谈论。

 

// 2008 – 10 – 26
 Ylen  1:23:57
总有我们所眷恋的地方。
 Ylen  1:24:07
我们总是依赖甚至习惯了他们。
 Ylen  1:24:28
可是他们却不曾把我们当做什么,不过过眼云烟。
 Ylen  1:24:46
一点也不重要。
庄泫。 1:24:54
是阿.
所以很伤。很想不通。 
 Ylen  1:25:01
所以我不明白。
 Ylen  1:25:09
为什么我付出那么多。
 Ylen  1:25:16
总是得不到应有的回报?
庄泫。 1:26:33
这是我们自己的选择。
因为就是莫名的在意。
所以顺理成章的付出。
最后注定什么也得不到。 
 Ylen  1:27:01
然后。
 Ylen  1:27:06
过了一段时间。
 Ylen  1:27:11
觉得现在的自己很幼稚。
 Ylen  1:27:17
因为那个时候。
 Ylen  1:27:20
已经毫不在意了。
庄泫。 1:27:35
总会过去的。 
 Ylen  1:28:16
恩。
 Ylen  1:28:18
我睡觉了。
庄泫。 1:28:26
好的。88 
 Ylen  1:28:27
睡醒了才会有好心情。

 

遇到困扰的事情总是不经意地麻烦你。说一些有的没的,有时候甚至一宿没合眼,互相激励着,读小说或者看新番,拉开窗帘,东方鱼肚泛白。很羡慕你有善解人意的家人,和蔼温润的父亲,持家有道的母亲,容貌姣好的姐姐。

有一次下午三点打电话给你。

你的父亲大人会很耐心地给我解释:她啊这个傻妹,几个小时前才睡下,晚上再打电话过来吧。

毫无责备之言。真感动。于是在这个家庭长大的你,恬淡自若,随和大度,用个潮点的词语,就是天然呆。

有一次去你家蹭饭。

你的父亲大人说:呀你就是那个谁谁谁吧,susan(庄泫的真名)有跟我提过,成绩很好,你还写小说吧,有才华啊。

我受到了一定程度惊吓。

但更多是窃喜。

毕竟是很好的朋友,或者是很重视的人,才会在自己父母面前提及吧。

正如我絮絮叨叨不厌其烦地提及你。

 

零九年,夏。

我们加上soror,一起去了广州YACA的漫展。

度过了一个很愉快的暑假,那个带着淡淡离愁的暑假,误以为即将要分离,被分到不同的班级的暑假。那些忧愁随着灿烂快活的回忆烟消云散。

 

零九年,秋。

我们届没有分班,于是我们继续在同一个班上。

你开始努力学习。

年级两百多。六十。四十。二十。第三。乃至中考的八百。

惊人地飞跃,惊人地勤奋。展露着无限地潜力与耐力。

相比之下,我只是随便敷衍,无心念书。惭愧自知。凭着运气和不差的底子捞个十几,着实对不起那些努力念书的同学。

相当佩服你。家里贴满了誊写了豪情壮语的便条纸,标满注释的练习册,反复被灌满又耗空的咖啡杯。我肯定坚持不下来,一个星期也是难能可贵,何况整整一年。

 

零九年,冬。

这年寒假,我把你拖进自习会这个圈子。我们每天都出来一起写作业,写完作业又到你家蹭饭,最夸张是一个星期蹭了五天。你人很好,晚饭过后送我去车站。

真正的熟稔始于此时。

 

一零年,春。

初中最后一个学期。各种机缘巧合我们成为了同桌,几乎整整一个学期,我们一直在一起。

我还记得,我们每天七点回到学校,要一起写一套中考卷子。

我还记得,我们每天一起努力,信誓旦旦要一起到ZZ高中部。

我还记得,你有不会做的数学题物理题我会直骂你怎么这么笨,我有不会做的化学题你却耐心地讲解。

我还记得,没有老师监管的自习课的早晨,我会趴在你怀里睡觉。

我还记得,我经常穿得很单薄回学校,以至于每次上体育课你都要脱一件衣服借给我穿。我穿着残留你的体温的外套到处炫耀,你只是宠溺地拍拍我的头说下次一定要穿多点衣服呐。

我还记得,我们手牵手压过每一块校道上的青石板,太阳当空正毒辣,风刮得正肆虐,我们一起翘课。

我还记得,下雨天的课间你会撑着一把伞去淋雨,把还在厕所门口等候的我忘在一旁,害得我只能淋雨跑回教学楼。

我还记得,二模考完后,我们翘掉自习课,淋着细雨在沿着红色的塑胶跑道绕了两圈。

我还记得,我会陪你到楼上接开水,你会陪我到楼下买我爱喝的饮料。

我还记得,你生日别人请你吃汉堡包,你会分一半给我吃。

我还记得,……

 

一零年,夏。

而无论多少记忆被深深地嵌入灵魂,我们终于还是要分道扬镳。

中考我彻彻底底败北,而你不同,这个成绩十有八九去省实。

我从来不自私,但非常任性。

所以我在得知你去省实报名了,大吵大闹了很久,甚至要绝交,不要跟你玩了,不要跟你玩了。

在等待录取结果的过程中,你又跟某男恋爱了。这简直是火上浇油,我们在一个岔路上,选择了截然不同的道路,你已经属于他人了。

呜呜呜呜。

你幸福就好了。

我好喜欢你。

 

这两天,省实终于发下录取通知书了。

我为了取回<Alice – 无限> 和毕业证,又去了你家一趟。

发现我家钥匙居然在你家桌子上,才想起中考最后一天我把钥匙塞到你的书包忘记拿了。

我们感情还是一如既往,毫不避忌地朗声大笑,毫不修饰地直言不讳。

呜呜呜呜。

虽然还是很介怀。

不过你说,想出去看一下这个世界。

所以,请自由地安全地快乐地飞翔。

你这么呆,去到省实会不会被欺负。哼,要是谁欺负你了,记得告诉我哦。

 

 

 

天然子结构 有 22 条回应

  1. 奉旨评论 = =
    表示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呀…当年我周围也跑掉了一些重要的人了…要不然现在也不那么寂寞了…

    回复
  2. ….认识你最好不过了。
    能有一个会一起默契大笑的人很难得。
    恩。^ ^

    回复
  3. ….认识你最好不过了。
    能有一个会一起默契大笑的人很难得。
    恩。^ ^

    回复
  4. 对啊。爆笑。
    姐姐跟爸爸都被吓了一跳。^ ^
    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回复
  5. 唔…虽然我也好想出去。如果高中可以碰到SS多好呀。

    回复
  6. 安踏,永不止步…
    难得好友,比我幸福多咧,土露露滴干活不是还有很多像SS的老友记嘛

    回复
  7. 我表示我还没有这么好的腰力….

    回复
  8. 于是爬来看,看到勤劳的Ylen小朋友又更了,虽然不是开新。
    然后,庄泫好萌! + + 好呆!

    回复

  9. 老了老了

    回复
  10. 第一张修长诱人美腿,实在是引人犯罪,上面的图片里有你正面出现么?

    这是在一起旅游还是什么

    回复
  11. 来逛的时候,看到标签,经常会看成“海与星的下半生”….ORZ

    回复
  12. 2010-10-10 在 12:21 bllaune.

    你是左边还是右边。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