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水朝朝朝朝落

Feed Rss

即便曇花一現,但並非過眼雲烟

06.21.2011, 未分类, by .

hansey回去了。

《Alice》从月刊转而季刊,秋季才出的季刊第一期《Alice-Spring》,慢慢淡出“大家”的视线。这些预兆,一早就把结果铺排好。

兴许之前还会不时去MiMZii的主页瞄一下,翘首企盼新的一期面世。渐渐地,一部分原因是升上了高中,另一部分是潜意思抗拒着无尽的失望感,这两个月来,几乎没怎么关注MiMZii。元旦的时候,偶然上了一次t.sina,看到争相转载的《文艺风赏》封面,跃入眼帘的简单洁净典雅的设计风格,旁注:“笛安主编,郭敬明出品,hansey倾力打造殿堂级文学杂志《文艺风赏》。年轻态先锋文学,高端文艺旗舰,2010年12月28日全国荣耀上市。”

刹那想砸掉显示器——当然,这是仅是个冲动,不可能的。

就像洁白的纸张染上黑褐色的斑点一樣,就像花白的棉絮坠入污水一樣,就像目睹了知更鸟羽毛与肌肤分离的那一刻一樣,心脏狠狠地揪了一把,痛心疾首。梦想遭遇现实的獠牙,一下子被啃得尸骨全无。而那淬着剧毒的牙正是某奸商为了压榨无知少男少女们的钱包而插入了心揣梦想者的肩胛。才华满溢的艺术家不得不委身于满手铜臭的野心家,野心家用镣铐拴住他们的四肢,榨取他们的才华,成千上万的钞票飞入野心家的口袋里,野心家才取出連零頭也不及的一部分,故作慷慨地施舍给艺术家。

当初hansey痛定思痛,毫不留情撕破脸皮,愤然出走,不留半分余地。如今又悄然回去,默默在世界的另一端出现。自身受到何等的煎熬与苦楚,只要大家回想起向各种事情屈服的过往,再把那种难堪与愤懑放大数十倍,大概就是hansey之前的心情。

hansey的失败,是因为有着艺术家的一份幼稚与天真。《Alice》经营不善,小众,定位又过高,仓促,文学方面苍白一片,仅是【人物】和【专栏】这两个做得比较出彩,有新宿女王椎名林檎、《星尘》尼尔·盖曼⋯⋯

《Alice》有個比較喜歡的作者--yuu,如今也往《文》投放自己的作品。yuu的文字很寧靜,普普通通甚至讓人摸不著頭腦的小故事。

在下雖然不是hansey的狂熱粉絲,但也達到了那種一看到某本書就能斷定,啊,這又是hansey君的手筆。輕易就被識破的方正新報宋簡體啊。

不知道要給自己的世界觀打多少個補丁才能拖延宕機的時刻呢。

---------------

當然以上是我無責任揣測hansey與這個世界。

本blog前大半段寫於半年前,後小半段隨便續了一點。草稿箱躺著小山堆般的半成品。

即便曇花一現,但並非過眼雲烟 有1条回应

  1. 2011-06-26 在 16:17 wuzhengkai

    半成品。。。突然想起来我好久没写日志了。。。懒死了。。。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