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水朝朝朝朝落

Feed Rss

蜉朝生蝣暮死

07.03.2009, 浮世绘, by .

 

  蜉蝣之羽,衣裳楚楚。心之忧矣,于我归处。
   蜉蝣之翼,采采衣服。心之忧矣,于我归息。
    
蜉蝣掘阅,麻衣如雪。心之忧矣,于我归说。

          

A。

须臾,初二的最后一天,今天将要走完初中生涯的三分之二。长吁短叹时间短暂,短暂而漫长。往事历历在目,似乎还是记得初一新生入学的生涩,在走廊上看着快要溢出的苍翠发懵,走在回家的路上跟新认识的同学打招呼,面善的人却叫不上名儿。认识的第一个朋友是谁,已经忘记了,那个时候觉得mustnot特别好人,抽背老放水,HS同学很基……咳

那个时候跟班里的人很生分,然后在Q群上认识了Susan同学,就跟那堆人熟谙起来了。或者我的人际关系就是这么建立起来的?在这里郑重地向Susan鞠躬*////*。

 

B。

我的相机是05年在HK买的,几千RMB,02年的时候啊我还在用傻瓜机呢。(02年也有去HK)
相机现在不见了。我怀疑是某位同学忘了还给我,但是……诶。
记录了很多很多欢乐的过往,走马灯似的回放着。快乐的事情很多,譬如在七星岩修自行车,在鼎湖山狂奔1个小时从山顶跑到山脚,脚都没知觉了,还有在KTV吼着我们最爱的情歌……
那次鼎湖山之旅,严重说明了一个事实:我实在是拍照狂(当然不是自拍=3=),把2台相机+1台手机拍没电了……也直接导致我们必须走下山的悲剧……咳,锻炼身体。

 

C。

灰中透白的天空,通透而舒惬。
蓝天白云的代价就是三十几度的高温,路面都可以轻易烘熟荷包蛋。
或许只有这种天气才会让人静下心来思考一些模棱两可的问题。稍微粗暴的风卷起发梢,眼睛发涩,浅灰的云朵像是仔细涂抹勾勒的素描,那一定是很用心很用心地作画吧,细腻得让人迷醉。转过身看着脱落斑驳的墙壁,对于这个设备破烂不堪的课室,突然有了“如果不离开也不错”的念头。

 

D。

期末成绩出了排名。
主科RANK14,全部科目也是RANK14。
呵,跟初一的时候排名一样呢,不同的是我这次是班第一。HS同学一定因为这次考试而苦恼吧,不然就不会给脸色了。kaka比我低几名,最后一天考试之前,我们相约复习,结果在我家中看了一上午的型男←姑且是放松吧,没自觉就是这样子的啦,何况有型男引诱。

分班。
又是分班。
初一的时候想着,前120多容易考啊,前20都不是难事啦。
初二的时候,已经完全没有那样的心态了,是我退步了还是成熟了?
现在,其实没有很在意了,只是如果进了,那将是一种证明吧,能力的证明。也可以摆脱某些不讨喜的老师。

 

E。

蜉蝣固然是朝生暮死,昙花一现的。
可是总会有辉煌的一瞬的。
我想要什么样的生活呢。个人来说,我没有压力也没有目标,最大的压力也不过是看不惯学生会的傲娇纱布穿门过户罢了。我对我的成绩很满意——倒不是因为考前20了,是因为这个成绩对于我的努力程度来说已经是超额完成任务了。

我颓了好长一段时间,不是说不学习,而是意味着心不在焉地做着一些在当时看来毫无乐趣的事情。
什么才是我想要的,我认为我已经想清楚了。
再玩世不恭的话,或者说再用玩世不恭搪塞学习,实质是怕干活,那么我也算是个可鄙之人。
kaka说,我已经清心寡欲了。
或者是的呢,没有过多的羁绊,也不需要浪费太多的时间在无谓的事情上,做自己最想做好的事情就可以了。也不想像个怨妇管束别人了,没必要。人都有独立行事的能力不是么?
目前最热衷的就是学习,原因大概是无聊空虚。在书中或者可以让我消除这种感觉的。
这个暑假将是,一个很伟大、很可爱的转折点。

 

F。

 

 

 

 

 

 

 

 

 

 

 

 

 

 

 

 

 

蜉朝生蝣暮死 有 2 条回应

  1. 我来瞎逛下

    回复
  2. 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挟飞仙以遨游,抱明月而长终。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