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水朝朝朝朝落

Feed Rss

三個世界

03.01.2014, 朝阳日, by .

“噼啪啪啪噼啪啪啪啪噼啪啪——”

從朝至晚此起彼伏時遠而近的炮仗聲,雖然是坐在陽台的鞦韆上,從這頭望到哪頭也望不到是哪戶人家點的。

初覺年味正濃亦新鮮,可當各種硫化物分子乘風破浪不遠千里攀山涉水從窗外飄入鑽進鼻腔,就不由得心生厭煩。於是關窗閉戶來完成歲末的任務——年終總結,似乎是唯一的解脫之道。

上大學之前,我不知道我要讀什麼專業,因為我技能樹點太多,多而不精;上大學之後,我依然不知道我要讀什麼專業,但理由變了,我不知道我要讀什麼才能「存活」下去。就像網絡上瘋傳的那個段子一樣:

小時候總糾結我是讀清華呢還是北大呢長大後發現我是真的想多了。

作為新生的第一個學期,我修了一門「博弈論與中國智慧」,它的給分和課程立意都好,只是課本身猶如雞肋。我頭兩節課還有上,當時出現了如下情景:

老師問《傲慢與偏見》的第一句話是什麼,坐在第二排的我在腦袋反應過來之前已經回答了。

然後他又問「摩西十誡」是什麼,我又回答了。

直到他問一個時政問題的細節,我完全不知道是什麼,於是說不知道。

錢勇:「這你都不知道,你是怎麼考進復旦的啊?有其他考過千分考的同學來回答一下這個問題麼?」

這真是個好問題,我是怎麼考進來的?

我不知道要如何作答,而老師不過一時戲語,身旁的同學們也沒有察覺到笑點,或者埋頭做事的他們根本一字一句也沒能鑽進。但要说来,中學到大學之間,是个长长又短短的故事。因為主要線索和脈絡,不過就是如避瘟疫般避開Computer Science和高考,幼稚又單純的衝動。

幾日前讀了漱石的《三四郎》,透過主人公三四郎,漱石敘述了三個世界:

「一個在遠方,有著明治十五年以前的風味,一切平平穩穩,然而一切也都朦朦朧朧。當然,回那兒去是很簡單的事,想回去的話馬上就能回去。」

「在第二個世界裡,有生著青苔的磚瓦建造的房子,有寬大的閱覽室,大的從這一頭看不清那一頭的人的臉。書籍摞得很高,不用梯子的話,書很難夠得著。翻破了的書頁,加上手指的油污,使得書籍發黑;金色的字跡發亮。羊皮封面,牛皮封面,有兩三百年歷史的紙張,以及所有的東西都積著灰塵。這是一些歷時二三十年才很不容易積成的寶貴灰塵,是戰勝了靜謐的歲月的靜謐的灰塵。」

「第三個世界宛如光燦的春天在盪漾。郵電等,有銀質湯匙,有歡聲笑語,有杯子裡直冒泡沫的香檳酒,有出類拔萃的美麗的女子⋯⋯」

與三四郎一樣,來自於小山城,我離開第一個世界之前,向往著另外一個世界,也完全分不清第二個世界和第三個世界。為了追尋另外一個世界,我在二零一三年上半年分別去了日本和歐洲,風光甚是旖旎,也無可挑剔。即使是在夢中,也時常浮現瀨戶內海的澄藍和地中海的鑽藍,瑞士的鮮花小徑和京都的櫻花,巴黎林立的博物館和京都的枯水庭院⋯⋯這樣溫柔的回憶,寫出來是這樣動人,但留在腦海裡是有夾有對完美的幻想的粉碎物質——第三個世界只有真實,沒有美。

一切都是不完美的。要更準確地說,我到底覺察了什麼?現實根本不存在完美,也無法趨近於完美。而後者幾乎讓人崩潰。

回想九月份報道拖著好大件的行李走在政民路顛簸崎嶇的行人道上,我應是抱著對第二個世界的憧憬走進了寢室。選上了心儀的「古希臘哲學」和「《理想國》導讀」,以及,兩門數學課。哲學課是老師列的長長的書單,認真地做了一個豆列,並且粗略地翻過頭一類,後面的根據課程重點也多少翻了些;數學課無非是列了一些教材和習題冊,我明明只是資質如此平庸的人,不知道哪來的勇氣不狠狠反覆刷大量的題目,當然這是後話。

縱觀整個大一上,學分雖然少得可憐,可每一門課都需要高投入,於是也算是充實吧。喜歡每一門課,對一切新鮮事物抱有衝動,捕捉到新鮮的知識會笑,聽到婉轉的曲子會哭。早些時候,拿了一個A得瑟半天。後來,拿了一個B+哀嚎數日。再後來,拿到更差的成績就無動於衷了。

我這是要唸書嗎?

 

比來劃去,還是喜歡復旦。

喜歡復旦的秋天,喜歡復旦的冬天,喜歡復旦的春天,喜歡復旦的夏天。

喜歡HGX亮堂的溫暖的課室,喜歡哲圖寬大的木椅熏人的暖氣,喜歡文圖幽靜偏僻的小角落,有書和塵埃的味道。

喜歡不甚逼仄錯落稀鬆坐開的HGX103。

喜歡午後,晴朗的天空萬里無雲;還有,晚霞落滿天邊的光草。

 

 

活著就是有更糟糕的事情等待著。

在麻木中一點點消磨掉存積的驕傲。我不願被逼著走,所以老是從路側取道跨入了未知的叢林,路上踩到了不安的暗流。

腳底下沒有路,眼前只有人高的金黃的蘆葦叢。

我卻連自己在哪個世界也不知道。這裡是哪裡?これはどこ?

Two roads diverged in a wood, and I

I took the one less traveled by,

And that has made all the difference.

 

路呢?路呢!路呢⋯⋯

或許永遠也好不起來了,或許明天就好了。

三個世界 有 2 条回应

  1. 2014-03-13 在 03:08 Parabola

    「比來劃去,還是喜歡復旦」,「也許永遠⋯也許明天」⋯⋯
    我想,你擁有復旦的春夏秋冬,可以觸及書籍的溫暖,又何必去試著叩第三世界的門?
    至於路呢⋯⋯花開花落兩由之。

    // 大物坑死人。。。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