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水朝朝朝朝落

Feed Rss

腹泻。

09.03.2008, 浮世绘, by .

 

————————你所看到的是一篇从Qzone导入的文章——————————

 

九月已过的日子都在腹泻频繁中度过。
上课的时候,来返的途中,或多或少觉得很不舒服,疲倦一阵又一阵侵袭,上完课后睁眼的力气也没有。最可恶的是肚子因湿热而痛得几乎忍不了,用指甲掐自己的手臂,缓过来之后,手臂落下四个鲜明的泛白印子。痛影响不大,可这样根本就无法集中精神,那些从老师口中飘出的字句,我是看到了,却无能为力去捕捉,就连只言片语也抓不住。
课间跑去了厕所。
那时疼痛得最厉害,我开始怀念安然无恙时的安适——可这永远无法在常态下感受到,甚至过后,从未能回想起那时的心情或者感觉。那样,就十分佩服恶疾缠身的人,是怎样坚强的意志才能坚持下来?腹泻这种不痛不痒的病,发作时我都会有想死的念头,那么,他们呢?
我不知道,且并不想知道。

从厕所里出来,太阳很耀眼,眼前发白,抬头望着树木,好繁花似锦——不知是斑驳的光斑还是真正的花朵,我一点也看不清楚。校道很安静,似乎从未有过人迹。麻痹的双脚因血液的滋润慢慢恢复了知觉,酥酥软软的。

晕眩的时候,周围的一切都无法留意,只有眼前金黄金黄的阳光遍地。

不想提之后的事情,我居然去了变态的非人道的校医室。

腹泻。 有 2 条回应

  1. 肯定吃错东西了 – –

    回复
  2. 2008-09-04 在 18:37 鱼|、寂姬

    的确= =后来就没事了。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