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水朝朝朝朝落

Feed Rss

shally

Snowy

Shally
Jelin

打氣


Jelin & Shally

Jelin和女隊

Simon
Jelin


Jelin

嗷嗷,完場之後Jelin喜極而泣了,真的好感動。超級棒的九班籃球隊隊員們~>_<

老婆娘在英語課上無窮無盡的刻薄諷刺,張口閉口的應試技巧,⋯⋯大聲叱罵七點前還未讀英語書的同學,讓我覺得很⋯⋯難受?

九十五。八十四。七十四。我不過是情不自禁地做出來而已,抱起書本就湧進無數字字刺耳的句子把一個個英文字母都攪亂。回想起第一日滿心歡喜地迎接新老師的到來,和如今的狀況相比較,一切都變得如此啞然。

晚上放學之後被別里科生喝斥不能在教室吃麵包,「你這樣成何體統,目無法紀。把教室的空氣都攪到渾濁不堪,你吃著香,就不知道別人聞起來是臭的嗎?」

「可是老師,全麥乾麵包哪裡來的味道,大家都走了,有甚麼相干。」

「要麼給我扔了它,要麼給我出過道吃。」

一頭溫順又卑躬屈膝的畜生,整天滿口沒有人性的「道理」,沒有靈魂也沒有思想。其實我都不知道怎麼說了,一開始只是不喜歡,尊重也是有的,漸漸這些尊重被消磨殆盡。自從那道數學書上的錯題他連理會都不理會用「你想錯了,書本不可能錯」來搪塞我之後,我就對這種垃圾教育工作者失去了任何的希望。

不許這樣,不許那樣,此刻人生就像被攔腰折斷一樣。我不懂為甚麼人生短短數十載,生命中最快樂的日子要在各種猶如裹腳布一樣惡劣的約束中艱難度日。

可是,別里科生就算倒下了,還有千千萬萬個別里科生呢。

我不懂為甚麼宿舍永遠都是如此悶熱不堪,我不懂為甚麼宿舍的廁所永遠散發著惡臭就像幾千年沒用過一樣;我不懂為甚麼連每週看20分鐘不到的校內電視台都要被硬生生卡斷電源,我不懂為甚麼連看書也被說成是不務正業;我不懂為甚麼每週播報20min的廣播站工作會被認為影響學習以致各種勸退,我不懂為甚麼社團活動就是十惡不赦的只會空耗青春的事情;我不懂為甚麼每天都這麼不快樂,我不懂為甚麼我會在這裡每天坐著被灌輸一堆科學文化知識卻日漸自覺愚鈍和渾濁。

每日為數不多的快樂就是在飯堂的窗口隊伍前發呆;在教室大窗戶旁,充足的光線下摟著我喜歡看的書。

我情願這只是在這秋雨綿延的日子里不小心滋生的消極情緒,而不是世界的原樣在迫不及待向我吐露心聲了。

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

經過三次單車遊,當我點開「NEW POST」的時候,突然這樣一句話就冒出來了。這也是寫日誌的意義吧,在往後的日子,翻閱時讓我們想起那些人那些事,那些快樂那些苦澀。(雖然每次都寫到猶如擠牙膏般憂鬱⋯⋯)

這次就不繪製地圖了,反正也沒甚麼好畫的(主要是我把vpn君給忘了T_T,googlemap動不動就給我來一個該頁無法顯示)。

*** ***

拖延一個小時後出發真不愧是我們的習俗,我是有點遲啦,但是我6:35都出門了,都是TEA和keyo隊長T_T,讓我等了你們這麼久。而旭妍出發前一天在家樓下摔倒,下巴、手指、手肘全部見血,第二天倔強地出現在眾人面前。至於晴晴,上次你也沒比這次早多少阿喂!

鋤大地甚麼的是我為數不多很精通的牌類,果斷贏了一盤見好就收。剛照完出發集體照就漫天飄雨,大家的意向很統一,不就是幾滴雨嘛?--出發!

下雨本身不是甚麼嚴重的問題,可是這時正值仲秋,本來與冷熱二字都不相搭,但是當衣服頭髮溼透之後,伴隨著猛烈的秋風,就有點凍入心扉的感覺了。在路上遇到了我們9班的同樣是去鼎湖的wx_hao同學,居然是反方向的,相當奇葩。

在肇高路口與晴晴匯合,這時雨勢只增不減。

*** ***

與景天、bella、維維匯合後,我們在「腸粉世家」吃早餐+午餐,維維作為一個本地人,居然不會去?!後來還是景天把我們領到那裡⋯⋯迷路的人還是很多的,譬如晴晴和bella(又一個本地人),她們出去找人,卻把自己弄不見了。

東爺超級超級壞T_T,在腸粉供應不足的情況下(只有四碟),自己獨佔了一碟腸粉,還想霸佔另外一碟,結果被所有人怨念了,只好作罷。東爺阿東爺,不是吃得多與少的問題,而是應有得禮儀啊禮儀!

當時發生了關於上年市統考的神吐槽--

tea:「你全市第一嘛!」

景天:「你才是好不好,你比我多一分。」

tea:「你記錯了吧,你比我高四分。」

Ylen:「不是阿,你們不是並列全市第一麼?」

景天:「那是三科並列全市第一。」

tea:「可是你理綜總分比我高4分。」

景天:「你九科總分比我高1分。」

Ylen:「爭毛阿,你們都是第一。」

Bella 之 低頭沈思

storm 之思考人生的意義

晴晴

晴晴也賣萌

*** ***

此後,啓程前往鳳凰鎮九龍湖景區。

水庫橋上停歇,我又掏出相機拍。

被景天偷拍了

大家一路狂飆,我從在後面默默跟著,到最後完全脫離大隊。風景這麼好,為甚麼要騎那麼快。既然打算多半是不入景區,時間上來說,一點也不緊。盤曲摺疊的道路,與懸崖峭壁相映的一汪秋水,湖中心的幾個小島,錯落有致。可惜我只用眼睛記錄下來,而不是相機。

不過也沒關係了,看到的人會看到,看不到的人,擺在面前也未必能夠察覺。

*** ***

此時已經一點有餘,進入風景區最多也是玩上兩個小時,何況門票比較貴,大家都沒甚麼心思去了,倒不如在外面轉轉,外面的風景也一樣的好。於是keyo帶我們去了一個亭子。

就在大家都在爭執到底把不把車搬下去涼亭的時候,Ylen吼:「你們下去吧!!我在這裡看車!!」

眾人:「這不行,你負責拍照,你不下去還有意思麼。

Ylen:「那別猶豫了,全搬車下去吧!」

storm:「搬不動的也可以說一聲找別人幫忙。」

Ylen:「我『說一聲』了T_T」

storm:「- -|||」

於是偉大的storm同學就幫我搬車啦。

*** ***

然後開始下午茶,還有殺人遊戲。觀戰一局之後,果斷加入。

我分別當了一次平民,一次警察,一次殺手。一次都沒贏過。

而且每當我發言的時候,我都會趴到tea的肩膀:「我跟從tea了 V_V」

light每一輪都會說:「王爺的手老是搭在我肩上⋯⋯」

chak總是每次都會指正bella或者晴晴是殺手,反之亦同。

東爺因為廢話太多而每次都會無理由地被大家殺死。

還有就是同樣每次都被無理由殺死的dhb,其實是有理由的,= = 讓你不許我拍旭妍和CH!!!就是公報私仇怎樣!!!

keyo

總是在吃薯片的隊長keyo

一臉xx的王爺

一臉壞笑的王爺

無論做了甚麼角色都一臉純良的景天

第三盤一開始就被人殺死之後,我坐到欄杆邊拍照。- – 結果又被景天偷拍了啊。

*** ***

殺到快3點,大家打算下山,沿水坑綠道騎出去。發現旭妍和CH消失了,等等等,大家都去完WC之後,他們終於姍姍來遲了。

毫無懸念,我又墊底,當我看到「連續下坡」之後,不以為然地對bella說:「你們先走吧,我自己可以了!」結果才坑爹地發現,所謂的「連續下坡」不是2個,而是N個連續啊!orz!!keyo借我的車子剎車比較無用,手都蹭掉一層皮才平安下山。

= = 大家我看到我安全下山,都鼓掌歡呼了。T_T,不過總比之前看到坡就推車要好多了。

晴晴超級萌

*** ***

然後然後?就去了傳說中的鼎中,一群肇中學子在鼎中對面的『佐敦道』喝奶茶,我要了一杯摩卡,過後精神振奮。可惜由於要趕路,還沒喝完就扔了。

後來後來?東爺車子爆胎了,在新時代,不是獨食難肥,而是獨食爆胎啊。

本來我覺得,light帶了一堆工具出來,已經很厲害了,可是,keyo居然連補胎的工具都帶出來,我表示⋯⋯orz!!!!!完全顛覆了我的世界觀好嗎!!我們都若爆了!

tea:努力傳送中~

人稱「全解王」,就是字面的意思

我甚麼都不知道~

我甚麼都不知道+1~

*** ***

都是因為東爺補胎,耽擱了時間,結果要淋雨⋯⋯在路上隨便找了一家大排檔,吃飯之。= = 每一盤菜都會在端上來1min內被秒殺。

嗯,下面是吃完飯拍的,離家起碼還有幾km。所以這次總的行程就是65km左右拉。

密码保护:亂語胡言 @ 11 – 09 – 20

09.20.2011, 要查看留言请输入您的密码。, 吐槽区, by .

这是一篇受密码保护的文章,您需要提供访问密码:

今宵別夢寒,我最喜歡的一句。

感謝景天和professor,解決了我多日來的疑惑。

「我不討厭任何人,只是討厭一些行為。」

嗯,超級好的人生觀補丁。可以反過來就是,「我不喜歡任何人,只是喜歡一些舉動。」

睡前聽到zz分校那邊的駭人聽聞的事件,頓生無力感。

我要怎樣做才能幫助你們呢。

我能怎樣幫助你們呢。

悲憫憐人而缺乏能力的傻瓜,如何是好。

在學校不爽,在家裡也不爽。除了宿舍換成功之外,真的甚麼都不順心。

難過的事情還是很多啊,一步一步來,總會好的。

也只能這樣想著,雖然可能會輸。

加油。

沒有房子的人生是不完整的,飄搖不定的。於是我們家又在鼎湖山風景區外的那條大道的一個十字路口添置了兩套相連房子(所謂復式)。準備舉家搬遷到那裡。去了醫院復診之後,就去了看昨天剛過戶的毛坯房。果然向東的房間和大廳都能看到完整鼎湖山,視野異常開闊。房子雖然有兩套,但總面積也只是一百多平米,不算特別大(母親大人一直絮絮叨叨說父親大人不讓她買上下復式,我聽了瞬間想把父親大人切掉,旋轉樓梯甚麼的簡直是人生夢想啊!混淡!)。

本來打算我和父母親他們住在小套的兩個房間,三位老人家住在大套的房間。但是我一看到自己的未來房間只有一個一米寬的窗戶就立馬抗議,於是爭取到住大套的一個有飄窗的房子,還有獨立衛生間(就是原來的主人房)。一想到自己獨佔一個衛生間就爽到睡不著啊哈哈哈哈。

嗯就是這樣了。今天醫生看到我,說,「好像長高了。」

我多麼希望是,「已經完全康復了。」啊!

之所以用「過去的」來修飾,因為這真的是過去的事情了。不可能是現在進行式,更不用說將來式,我要把你拋在日子的後頭。

這個暑假非常充實,充實到讓我覺得我以往所有寒暑假都變成黑白的殘片。省隊集訓的醬油,兩次折合130KM的單車遊,桌游,大排檔的劈啤,BBS納新,香港的悠閒時光。小痰盂和ES55。

每個日子都非常快樂。

這幾天反反復復夢見以前的人,可能因素是,我最近看了很多他們的blog和microblog,所以每天醒來都是滿滿的失落。嗯,不過這只是插敘,不打算深入展開。

以為不同的人生觀可以透過雙方不斷交流來理解對方,但徹頭徹尾是錯誤,兩個世界的人。即使有些非常相像的地方,但我們只是兩個世界的,就像你是樹我是草一樣,我們一樣進行光合作用,可畢竟不是同類。

大概可以這樣理解的。

### ###

現在的你就像戴著耳機聽MP3,耳廓裡流淌著你愛入骨髓的曲子。于你而言,是難以言喻的HIGH,可是旁人從來都瞭解不了,即便你張牙舞爪地解釋,落得個唇焦舌燥。

因為,他們聽不見。

呼呼作響的海風一點鹹腥味都沒有,西貢的天氣很涼爽,即便現在是夏天。烈日當空,只要撐一把傘就不會難受。香港的天氣還是很宜人的,本來最高溫度也不過三十三攝氏度,再加上絕對不會吝嗇的商場和巴士上的空調(以至於每天出門都必須帶上一件衛衣,在UNIQLO買了一件淺灰色的棉織衛衣好喜歡><),一天下來幾乎是滴汗不流。(香港的商場與商場還有交通線路的無縫連接太神奇了⋯⋯)

碼頭

喜歡香港,喜歡每個細節都能做得很完美的香港。西貢碼頭每個號碼都是不同的顏色,順著編碼組成了彩虹顏色。細心留意的話,每一張廣告、每一張普通的傳單都通過精心設計,段落排布、顏色搭配都非常用心。

浪花

沙灘

藍綠的海水。遠處是藍色,寶藍色的碎鑚一般,深邃而熠熠生輝;近處則是透明的墨綠色,如同果凍一樣,澄澈而晶瑩剔透。Ylen自從記事起,沒有去過海邊,沒有玩過沙灘。這一切對於我都是如此新鮮,僅僅是海水就把我震撼住了。真不愧是香港的後花園。

藍

戲水

在亂石灘中摔了一跤,膝蓋劃破了一道口子。

小船

桅杆

小孩

最後讓我吼一句,小!痰!盂!好給力啊!!!!套頭去shi!!!!

路線圖

路線總圖(大圖點這裡

幾天前,東爺又嚷嚷著去騎去高要,我當時不太想去(東爺不靠譜啊親。>_<),但是後來又覺得蠻有趣的就去了(主要是有新成員黃鱔加入,以及keyo也去,比較靠譜啊!)

Part 1 A -> B

約定8: 30於牌坊廣場集中,依然是女生遲到N久,都不好意思吐槽了,我們人齊出發的時候好像都9: 30了,keyo一臉悲愴地說:「professor在西江大橋等我們等到花兒都謝了T_T⋯⋯ 」

牌坊廣場

牌坊廣場前合影(那頂很騷的紅帽是黃鱔的,但車紙是我的= |||),出發咯!

Keyo兄真是會挑日子出遊,上一次去鼎湖是小暑,昨天這次是大暑,還好大家都沒中暑,只是不同程度曬傷撞傷而已(⋯⋯)。不過今天的天氣是「多雲間晴」,雲層多少起到一點削弱光線作用。

這次老成員有keyo(依然是領隊)、菇王和Ylen,當然少不了發起者東爺,還有昨晚凌晨時分突然想參加的王爺(Gavin)和晴晴,以及Light。沿着西江河堤一直往西江大橋趕去,遭到了不少路人矚目。

東爺超級好人的上引橋之前就把帽紙給我戴了。>_<

引橋1

引橋2

我還是第一次上西江大橋引橋(也是綠道一部分,僅讓自行車通過),大家一直不斷恐嚇畏高的Gavin,笑shi我和黃鱔了。過了西江大橋後,晴晴第一個摔了,原因是她借來的單車的後剎是用不了的,還好是一個很緩的下坡,膝蓋擦破點皮。然後晴晴處理傷口的時候,professor也到了。profssor穿了粉紅色的襯衣和淺褐色的長褲,Ylen忍不住吐槽:「professor啊~我們是去騎車不是赴宴啊~」不過挺符合他個人風格的:D~

Part 2 B

(原諒我畫地圖的時候有一個小疏忽,寫了兩個B,將就看:)~)

professor作為地頭蛇,每到一個轉彎口都跟keyo爭執一番到底怎麼走。我們一路暴曬來到了B2-山口村之後打算從這裡進入象山森林公園,大家看著那陡峭的山路都望而卻步停在樹蔭下休息。

象山入口

坐在樹蔭下的幾位婆婆提醒我們:「年輕人!上面沒甚麼好玩的,山路很陡峭,你們幹嘛要去呢?剛剛有一支裝備精良的騎行隊下來了,他們也用了兩個多小時,你們這群學生哥就更不用說了!」

陡峭

professor & 黃鱔

keyo還是有點想慫恿我們繼續前進,可是大家眼看著這山路陡峭得連自行車放下了腳架也會向下滑,紛紛掉頭。

Part 3 B->C->D

從山口村退出後,大家決定先吃了午餐再去另一段綠道,地點嘛,就自然是professor的家了。

於是一列九輛自行車整!齊!殺!入!高要菜市場!!!

買菜

然後去了professor家裡,住在碧桂園,果然壕。

keyo不僅體能過人(校運會短跑第一),炒菜也有一手。keyo:「我天天都要給弟弟做午飯,味道還是不錯的噢~」於是keyo和professor媽媽一直在廚房搗搞,我們這堆遊手好閒的「廢人」只好在客廳裡面吃吃零食、吐槽期末考以及已經逝去的我們的高一生涯。

菜

青豆炒腎球,超好吃!(恨不得把碟子都吃掉的Ylen)

還有keyo做了羅宋湯orz,拍糊了就不發了。:(

吃完飯我們興致勃勃地去professor房間參觀,一打開電腦發現桌面背景是麻將,professor就點開一個文件夾,裡面全是他在網上玩麻將的各種糊牌——大三元、小三元、清一色、連十三幺都糊過⋯⋯我們都**了。大家又在他床尾的書堆搜刮出一本麻將聖經⋯⋯

原來professor搬家兩年來沒有辦寬帶,無法上網於是我們就玩「大富翁8」,我跟黃鱔一隊,她選了沙隆巴斯,我選了三角褲配飾,我們是猥瑣到大家無力吐槽了OTL⋯⋯

沙隆巴斯

沙隆巴斯

professor又是以經驗玩家的姿態給我們一一傳授經驗。OTZ

keyo則在客廳閉目養神,真不愧是領隊,有經驗!(其實是別人又帶隊又炒菜累了好伐!)

Part 4 D->E

這就完了嗎?

怎麼可能!!!

可我下午出發的時候,還真的認為隨便去繞一圈綠道,平平無奇,甚麼事都沒有發生,就可以回家吃晚飯了。

整裝待發的大家

整裝待發的Gavin和Light

上了新興江堤,professor說要和keyo換車,於是就出現這樣的一幕——

换车

過了一把山地車癮的professor還是把車紙換回來了。

回眸一笑

回眸一笑的黃鱔還是很2啊有沒有!

Ylen

為了報復我把她拍得很2的黃鱔把Ylen也拍得好2~ToT

祈福海岸別墅前的那個小小的湖泊挺清澈漂亮的,草坪修理得十分平整,也沒有枯葉散落其上。忘了誰說:「這裡掉下去就不怕啦,如果是波海公園那邊,肯定會粉身碎骨!」

Part 5 E->F 之 生存大挑戰

看到地圖上那被我用紅色標注的「!!道路封閉!!」了麼?據keyo說半年前寒假他跟legend騎來這裡的時候,道路暢通無阻,但是現在居然封鎖了。(現場都是大卡車,據說是之前山泥傾瀉⋯⋯@_@)

工地1

即使後煞壞了依然溜下坡的晴晴

~

~林場啊~

搬車

幫我搬車的東爺 >_<

魔爪

史詩級災難片我會到處亂說麼。>_< momo professor~(大家覺得keyo是不是特別像一樣東西?~~~對!是蔥!)

東爺

~東爺~

Gavin

~Gavin~

light

走進這裡,就是綠道啦!!

就景色方面真的無法言喻的美麗,林場啊!除了去雲南在玉龍雪山上,好久沒見過了。整整齊齊一列又一列矗立在山丘上的樹木,優雅又極富有規律性,每一處既相似又迥然不同。雖然在沒有任何遮擋物的綠道上依然是炙熱無比,但湧進眼簾的滿滿的綠就瞬間澆滅了身體的炙熱。

真不愧為肇慶綠道最美的一段。以後還要來一次><!

~

綠道入口 >_<

等到脖子都長

就是在上面那個轉彎那裡,發現後面的人不見了蹤影,等等等,受捕鳥就直接坐到地上的Ylen >_<

T_T 鞋紙都變成灰色了。

然後他們終於追上來了,原來是東爺在砂石地那裡雙腳抽筋了。>_< 摸摸頭~

~

傷得起

然後沒騎一會兒,Gavin也抽筋。>_<

東爺感嘆:「為甚麼我受傷的時候沒有這麼好的福利,我傷不起啊TAT,Gavin就傷得起了~」

不過小心晴晴後援團追殺你啊Gavin!~

~

咕>_<~吾又繼續拍照,前面兩個很小的點點是Gavin和晴晴。

準備要出綠道啦,趕緊找個指示牌拍合照。

合照

只有這張是沒有糊的TAT

深V誘惑的professor

professor ~深V誘惑~

Part 5 F->G->H

嗯於是從這裡出去呢,就是鄉道,我戴上了es55(這裡車真的特別少,我又沿著公路邊踩,基本沒問題),keyo隊長認錯路搞到繞了好遠好遠TAT。嘛不過這一段我一直保持九個人中的2~3名,所以腿也不會特別酸,可是神智開始有點渾沌,有一段路是基本眼前一片朦朧。還好有音樂激勵著我前進。剛過了蓮塘,黃鱔父母就把黃鱔截走了。momo被父母罵得狗血淋頭的黃鱔。(她被截走的時候已經七點多,路況灰常昏暗。)

G之後,天色完全暗了下來,有車燈的keyo和菇王就一前一後護著我們。TAT,雖說到上橋那裡黑到有點害怕。

然後我們就去了肇中初中部附近的一家蘭州拉麵(H點)吃飯。>_< 超好吃~人均10rmb。吃過飯之後我才真正覺得累到受不了,keyo順路帶我回家,晚上城牆一帶非常多老人家和小孩紙,如果沒有keyo在前面開路,我都不知道要撞多少人了。

>_< ~~~ 嘛總之超級好玩的,這次除了PP有點痛之外,沒有曬傷也沒有擦傷。有進步噢!!

謝謝隊長keyo~沒有你我們肯定不會有這次旅程的。

謝謝東爺~借帽紙給我,幫我抗單車,最後還幫我背了很久的單反。

謝謝黃鱔~硬是把你拖出來均衡車隊男女比例了哈。

謝謝light~幫我扇風和打傘。

謝謝gavin~去程的時候跟我一起拖後腿。

謝謝晴晴~做了我的替身(曬傷 + 跌傷)。

謝謝菇王~最後一段路一直領著我在人群中穿行。

謝謝professor~提供了很好吃的飯菜和休息的地方~還有熱情的professor媽。

於是就這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