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水朝朝朝朝落

Feed Rss

分班考成績出來了,居然總成績比期中考得還好。作為數學考了幾百名的分數的人來說,真是不知道該開心還是難過。不過起碼每一科都及格了,這個成績去實驗班也沒壓力了。但是我說,題目那個樣子,真的有起到篩選的作用嗎?那些努力了一年的孩紙辛苦了。>_<!!

東爺的一條微博讓我很不知所言:

既然你系带感情色彩议论我对你讲个话,我不想说什么。我想说的是当初我次次考差数学,都比关健斌冷嘲热讽,我开始的心情也好似你依家恨我感,但我暗下决心,我不要距在我面前有装b的机会,如今我做到了。多的不说,为何不把这当成自己前进的动力呢?希望你可以自己捻捻。

初三的時候就認識東爺了,或者說很久之前就聽說過“八班有個數學很厲害的人叫hxd”。初三那個寒假的時候一起出來寫作業才發現這跟流傳中有點差異啊,沒有那麼強。然後忘了是甚麼考掛了之後就說中考前都不碰電腦了,讓大家監督他。結果據說考前一個月忍不住了就一直有玩⋯⋯讓我相當鄙視。- - 不過最後中考跟我同分⋯⋯

以前以為東爺是個糞青,到最近這幾個月才真的發現東爺純正天然呆無誤。這點,菇王也無比同意。

*** ***

要尊重差異,對於我們班的人,我總能找到他們值得尊敬的地方。體育、藝術和交際的能力,有些人真的是很出類拔萃,如果能夠成熟點就好了。
表面上最不屑成績的人是最在意它們的,在虛度光陰後,殘酷現實與想像中的情況差別過大,就只好把這種情緒發泄到體制與他人之上。成績沒能擠到前列固然不應該過多鄙視,但是好好學習好好考試的人怎麼就應該淪落到被人唾棄的地步呢?別把自己想像得太強了吧,連念書這麼簡單的事情都無法堅持做好,有甚麼資格去判定別人是「只懂念書的呆子」啊。

*** ***

__以上寫於7月3號,以下是今天寫的__

臨時被告知可以去省隊集訓打醬油,糾結了一番到底去還是不去。最後還是母上一口咬定我一定要去,所以就去了吧。

剛好與散學典禮撞上了,也無法參加聚會。看到大家歡歡樂樂的聚會日誌和照片,真的有點心痛啊。>_< 不過出發前一晚宿舍已經聚會過一次,也可以說是小小的補償。

照片

沒有我 :(

出門前找不到SD卡,也就沒帶單反去了,所以省隊集訓就沒有甚麼照片留下。在這之前認識的人只有莞中的Crfish、北中的Juda、還有紀中的Hewr、moreD。(認識定義為說過話?)當然ll女神肯定是認識的啦,不過僅僅是名字。

中大幫認識的當然就有來接我去東苑的mmm(幫我洗衣服>_<!! 超級好的師姐)、送我走的川叔(各種苦力>_<!!辛苦了),還有師兄蔡亦林、天天都虐場的亨亨神流以及第一天一來就AK一場的try神流。

這次人數太多了,除了第一天郭老帶路之外,一般都是分批行動,若若的Ylen由於跟女神同房間,自然就跟著紀中大部隊一起行動。>_< 一路上感覺最多就是Hewr神流一直和紀中的人各種打鬧,又或者講內部笑話,非常有趣。- – 吾從來就木有體驗過這種OI生活啊,省選之後回去期末考那段痛苦的時光帶來的情感煎熬也一掃而空。

「關於東苑」

東苑有很多東西值得吐槽,第一就是去到東苑第一天晚上就遭遇蟑螂⋯⋯
蟑螂

第二就是⋯⋯網速極慢!!!尤其是最後一天晚上!!!

另外mac的無線共享設置也比較疼,幸虧有moreD神流這種強大的技術型OIer(據說文化課也超級強的>_<! orz)⋯⋯Ylen和ll無論如何都不能成功分享網絡,可是同樣的操作moreD就能一舉成功,這只能說明是姿勢問題啊!

「關於微博」

省隊集訓每天回到賓館之後都必然有人發微博,然後大家就跟著轉。

「關於伙食」

我吃了5頓西餐3號的磨菇雞肉飯>_<⋯⋯現在回到家就開始懷念中大無比好的伙食了。

「關於女神」

>_< 楠哥教育我不能叫“女神牛”,要叫“女神”。

我們一開始還是沒甚麼話說,各玩各的。然後不知道甚麼時候開始⋯⋯我們就開始吐槽學校生活啊、每天晚上都在較勁 — 我們都不願意先去洗澡。然後每天都好累都想要早點睡覺結果是睡覺時間一直單調遞增,最後一個晚上還一直聊天聊到十二點半。T T 超級照顧我的ll女神,吾吃飯也吃得好慢、也要經常幫我包紮傷口,m(_ _)m 麻煩了。

沒有學到特別多OI方面的東西,不過倒是收穫了一些無法語言化的感受。硬是要說甚麼的話,那就是漸漸習慣了用gdb + vim了,再也不回win下切題了。

最後~大家都是,四個月後再見了~

V 路線圖 V
路線圖

Part 1 (A -> B)

由keyo、legend、simon、Andy(菇王)、Ylen五人組成的第一分隊。

Ps:上圖的線路應該是回程的時候的路線(因為googlemap沒有綠道的信息),實際上我們去程是從[A]去到波海湖,再經由七星岩旅遊度假村的那條長到斷氣的上坡到達北嶺山上的綠道,一直沿著山勢(地圖上是在鐵路的上方)騎到[B]。

T_T,一出門發現後輪是扁的,又踩了幾下,整個輪胎翻了一段出來,我使勁把它翻了回去,到了集中地點給菇王打了個電話她才剛起床OTL,keyo去幫我修單車。我跟legend、simon百無聊賴就玩UNO,四盤三勝亞哈哈哈⋯⋯

沿著星湖到波海湖那一段可以說是全程最舒服的,那時太陽也不曬,就是人太多了。菇王還在沖過一條拱橋之後摔倒了(from 菇王blog)。

有一个小坡,冲下去的时候特别爽,爽得俺脑袋上的帽子都飞了囧。停车,捡帽,又一不小心被车子绊倒了(不好意思我真的有点天然呆OTL),然后车子掉链了……

接下來就是最艱辛的,也是最快樂最感動的一段。

剛爬上長長的上坡到達北嶺山段綠道,我就在第一個長下坡(大概有1km)兩斷斜率不同的斜面交界處,有幾顆小石子,菇王在後面拼命“啊啊啊啊啊啊⋯⋯”把我嚇着了一害怕就鬆手人隨車翻⋯⋯整個身子貼到地面,有那麼幾秒大腦一片空白。keyo掏出藥水給我消毒,想起昨晚母上提醒我帶止血貼我還一臉不屑。當時不知道是因為太激動還是太感動,手臂沒有特別痛,簡單處理過傷口後就爬起來繼續上路。

到達第一個驛站後,看到一大堆肇中(應該是初中部的)的孩紙在打三國殺。大家補充物資,我又去了驛站醫務室再處理傷口。(雙氧水的威力真是強勁,只有塗上的幾秒刺痛,之後沒感覺)⋯⋯

由於我摔過一次,躡手躡腳,大家就被我拖累成:

上坡,沒力氣,推車吧⋯⋯

下坡,怕摔倒,推車吧⋯⋯

由legend和simon兩位輪流陪我和菇王推車,legend兄還指導我怎麼下坡和轉彎,不停提醒我要走路中間就不會摔到山溝裡面。雖然同班一年但沒有怎麼交流過的legend同學在我心目中形象一下子高大起來。

V下面就是大家緩慢推車所以互相等待的寫照V
等1

(感謝keyo兄一直幫我背登山包T_T)

等2

接下來又是艱辛的爬坡,據說是甚麼髮夾彎(我聽成baga彎了-|||) legend 一如既往殿後陪Ylen和菇王,還幫我推了一會兒車,感動。

髮夾彎間有個亭子,我又掏出單反。山頂的涼風非常舒服,夾雜著草木的芳香,鑽進神經末梢。

沒有經歷過暴曬的人是無法理解這種從深淵到達天堂的滿足感是何等的幸福。

菇王

菇王背後那條上坡路沒有legend幫忙我是不可能爬上來的。

simon

simon(設計對白):我用黑人,我自豪。

keyo

keyo後面那條90度轉彎的下坡,keyo剛沖到轉彎處就停下來了,大呼:“眼鏡碎了!!!” 我跟菇王還有simon推車下去之後,simon立馬拆穿他:“你都沒近視!!哪裡來的眼鏡!!沖不下就沖不下啦!!”

不知道為何在這個亭子沒有legend的照片,legend說要做北嶺山車神,讓我們先下去,他稍候休息夠了一口氣追上。

過了髮夾彎,道路平坦了許多,沒有停頓,終於出了山,眼前的景象也從無邊無際的林海變成了鄉村風光。
占道

巨大的成就感湧上心頭,雖說功勞90%在於男生們,辛苦了~(合掌

Part 2 (B)

與Bella、Weiky、Jimmy(景天)碰頭,我去媽媽的店里處理了一下傷口,找了個地方吃了中飯。最後Dick也帶著果汁和啤酒出現,大家開始瘋玩真心話大冒險。(譬如Weiky喜歡的妹紙在高一九班啦⋯⋯

點菜的時候,keyo堅決要點一個鼎湖上素,於是就出現以下景象(from 菇王blog):

“要个鼎湖上素!”

“老板娘,鼎湖上素是什么菜?”

不就是草菇鲜菇金針菇平菇XX菇XX菇还有&$@#$%……

——某菇就在这堆原料名中默默地走出房间,听见后面一群人全笑倒了…囧……

legend喝到滿臉通紅,他能平安回到家中真是萬幸,神明保佑啊m(_ _)m。

Part 3(B -> C)

由keyo、legend、simon、Andy(菇王)、Bella、Weiky、Jimmy(景天)、Ylen八人組成的第二分隊。

慎重考慮過後,抱著“大不了在路上倒下的話召喚父上母上抬我回家”的念頭,我還是決定換一輛車子跟大家騎到硯洲。

還沒騎到河堤,景天就把腳踏踩壞了一個,在keyo和simon的幫助下,勉強弄好了一點。

河堤一路上的風景比端州城區要優美,同是西江河,鼎湖河段給人的感覺只有靜謐。看著遠處的硯洲島一點一點變大,說不激動是騙人的。

我又落後了一大段(體力不支 + 騎太密我會撞人),繼續感謝legend童鞋全程殿後。

由於跟legend的交流不多,這樣就變成了一個人的遊玩。

keyo不知為何停了下來,我從他旁邊經過的時候,看到他閃閃發亮的小腿,驚嘆:“哇噢,好厲害!”

後面又有不知名人士踢爆:“他倒了礦泉水在腳上面⋯⋯” orz

(from 菇王blog)

Keyo说咱们体验到了一种奇妙的感受:左边的风是热的,右边的风是凉的……

景色其实也不错:左边是灿烂阳光下的农田,右边是反射着刺眼阳光的江水。

Part 4 (C)

與Dick再次碰頭,他是坐車到[C]等我們的(好狡詐><!!)。Dick自稱水坑大哥(水坑也是我半個故鄉噢,半個童年都在水坑渡過),看他的坐姿,的確有那麼點風範啦。

dick

菇王、keyo、bella

菇王、keyo與Bella

我到達渡口的時候其實撞上了景天的車子,把他的另一個腳踏給撞壞了T T,我完全沒察覺他在我們等船的10min之間又騎去單車鋪把腳踏修好了(⋯⋯我是天然了嘛)。

路線2

Part 5 (C -> D -> E)

從放大的地圖看出,這包公祠連個標注都沒有,不過很久以前,包拯真的在這裡工作了不短的時間噢。><

在Dick的帶領下,大家馬不停蹄趕往包公祠。

途中經過民居,有甚麼許願樹之流。在人滿為患的世界尚能找到如此安寧的地方,一條筆直的小路割開兩旁的農地,左邊種著玉米,右邊種著蔬菜。伴隨著越叫越激昂的蟬鳴,大家排開一列縱隊,到達了包公祠。

硯洲島

菇王說只有我這種文藝少女才會發現這種小細節 :)

真心沒有甚麼值得留念的,圖片也懶得上載了。

Part 6 (E -> F)

又回到硯洲渡口等船,狡猾的Ylen縮在一旁的陰涼處偷拍大家。

硯洲渡口

正處黃昏日暮時,這種光線造就了美好的攝像。

simon

simon

景天

景天

夕陽下

夕陽下

⋯⋯

simon

simon

legend

legend搶了bella的墨鏡耍帥 – –

男生們

乳鸽战队!

合照

耍帥大合照

至此我已經陣亡了。

手疼到發抖,只好召喚父上和母上來把我抬走。

不過我離隊的時候,里程已經有這麼多了!!V
里程

好吧,>_< 其實是要減去33km的。

把孩子關在溫室裡面過活並不是最好的方法。

把它扔出去,感知世界的冷酷與殘忍,就能夠學會趨利避害。

日子不多了,無須對一些跳梁小丑動怒,以後不會再見。看得出他們的幼稚的地方,也是走向成熟的第一步吧。

討厭的人終於要拜拜了,這一年來,我總算知道甚麼叫JP了。

我不應該侮辱別人的,不過是價值觀不同,人身攻擊太傷害自己的榮譽了。他們總有值得我尊重的地方,只是無法做朋友,還是連點頭之交也不行。

今天複習著語文的時候,走了一下神就寫了這個了。

每次寫字都會感到十分的舒服與心安。

強烈的傾訴慾啊,你快點被澆滅吧。

快點好起來啊,還有九科向你招手呢。

記得看skins的時候,有一個厭食症女生演繹了如何在家人面前偽裝吃下一大盤食物--我認為那是對方的心不在焉而已,要不怎麼會發現不了。

GDOI回來之後好像就沒有吃過晚飯,通常只是幾塊餅乾,一塊蛋糕,一壺湯就解決了晚飯問題。對吃飯失去了興趣,中午也是,懶得去打飯,還好有各種妹紙拖著我去吃飯,不然我就真的粒不進了。

雖說長久下去對胃不好,可是就是提不起意欲。今早英語課的時候就遭報應了,先是肚子痛去了一趟廁所,然後就是綿綿不斷的上腹疼痛--分不清到底是胃還是哪裡。然後去校醫室領了一些胃舒平和黃連素。生平第一次吃胃藥,嚼碎後在口中發生化學反應的清涼感覺真是妙不可言。

小滿要去楓葉國了,這個女紅極好並且把甚麼都收拾得整齊劃一的妹紙,每次都以她為標桿來限制自己在課堂上睡覺。T T 畢竟在五班敢於睡覺的孩紙是很少的。

同時也答應了父母期末考後去HK看看情況。這裡的事和這裡的考試,我都非常厭倦了。

hansey回去了。

《Alice》从月刊转而季刊,秋季才出的季刊第一期《Alice-Spring》,慢慢淡出“大家”的视线。这些预兆,一早就把结果铺排好。

兴许之前还会不时去MiMZii的主页瞄一下,翘首企盼新的一期面世。渐渐地,一部分原因是升上了高中,另一部分是潜意思抗拒着无尽的失望感,这两个月来,几乎没怎么关注MiMZii。元旦的时候,偶然上了一次t.sina,看到争相转载的《文艺风赏》封面,跃入眼帘的简单洁净典雅的设计风格,旁注:“笛安主编,郭敬明出品,hansey倾力打造殿堂级文学杂志《文艺风赏》。年轻态先锋文学,高端文艺旗舰,2010年12月28日全国荣耀上市。”

刹那想砸掉显示器——当然,这是仅是个冲动,不可能的。

就像洁白的纸张染上黑褐色的斑点一樣,就像花白的棉絮坠入污水一樣,就像目睹了知更鸟羽毛与肌肤分离的那一刻一樣,心脏狠狠地揪了一把,痛心疾首。梦想遭遇现实的獠牙,一下子被啃得尸骨全无。而那淬着剧毒的牙正是某奸商为了压榨无知少男少女们的钱包而插入了心揣梦想者的肩胛。才华满溢的艺术家不得不委身于满手铜臭的野心家,野心家用镣铐拴住他们的四肢,榨取他们的才华,成千上万的钞票飞入野心家的口袋里,野心家才取出連零頭也不及的一部分,故作慷慨地施舍给艺术家。

当初hansey痛定思痛,毫不留情撕破脸皮,愤然出走,不留半分余地。如今又悄然回去,默默在世界的另一端出现。自身受到何等的煎熬与苦楚,只要大家回想起向各种事情屈服的过往,再把那种难堪与愤懑放大数十倍,大概就是hansey之前的心情。

hansey的失败,是因为有着艺术家的一份幼稚与天真。《Alice》经营不善,小众,定位又过高,仓促,文学方面苍白一片,仅是【人物】和【专栏】这两个做得比较出彩,有新宿女王椎名林檎、《星尘》尼尔·盖曼⋯⋯

《Alice》有個比較喜歡的作者--yuu,如今也往《文》投放自己的作品。yuu的文字很寧靜,普普通通甚至讓人摸不著頭腦的小故事。

在下雖然不是hansey的狂熱粉絲,但也達到了那種一看到某本書就能斷定,啊,這又是hansey君的手筆。輕易就被識破的方正新報宋簡體啊。

不知道要給自己的世界觀打多少個補丁才能拖延宕機的時刻呢。

---------------

當然以上是我無責任揣測hansey與這個世界。

本blog前大半段寫於半年前,後小半段隨便續了一點。草稿箱躺著小山堆般的半成品。

2和3呢,緊緊靠在一起了吧,可是世界上的2和3到底又有多少對。

你拒絕了這個世界,這個世界拒絕我。我們本應該成為互相的一部分,這樣就可以與這個世界連接起來。你是聽筒,我是收音筒。

「選擇只是短短幾秒的事,然後用餘生來償還。」

勇氣是與生俱來的東西,其實它的名字叫無知。當你瞭解得太多的時候,它就改名叫怯弱了。無法踏出第一步,也就沒有第二步,第三步,⋯⋯,直至天涯海角--這都是幻想。

人應該嚮往溫情的結局的,我也不例外。但這本書的話,只能這樣了。若是好的結局,正如Louisa經常說:「It’s too good to be true.」

雖然孤獨但並不難過。

soror名言之:「有書籍、有音樂、有美食,要情人來作甚。」

***  ***

douban讀書筆記的頁碼讓我突然發現了1831是一個質數耶。

***  ***

我會一直記恨你的。

不太敢呆在家,所以回學校了。

給菜和海綿寶買了小籠包作早餐,望見她們很歡喜地品嘗的樣子,我也稍微歡快點。

當菜說她看一本小說(大概兩百頁不夠)看了快一個月的時候,我便認為她是在咀嚼書本而不是在讀書。

中午吃過飯之後,就趴在宿舍看《挪威的森林》。連上睡覺時間,我看到三點三十分剛好讀完。菜對我的閱讀速度表示「⋯⋯」。

午睡的時候還是背過身子默默掉淚,但由於多日來睡眠不足,跌入夢海並非難事。除了看書吃飯和睡覺之外,連一點發呆的時間都不留給自己的話,可以好好保護脆弱兮兮的神經。於是一天到晚學術學術學術,嚴重遵循興趣來複習,生物已經全部解決了,化學一個字沒看,數學亦是如此。
***   ***

我對村上春樹果然是沒甚麼興趣的。

在書頁上寫,「他不適合我。」

想了想,又補了一句,「並不代表他不好。」

連《隱之書》這種乾澀無比的書籍我都能頗好地忍耐下來,可遇著村上春樹,若不是那種想要完成一個心願的執念趨使我一頁一頁讀下去,我是決不可能完成的。

想起之前說好要一起看電影版的約定,只能無奈地聳肩了。

興許我會去看一下《舞!舞!舞!》,但是此前,於村上君的評價,還是定位在『不過不失』吧。當然我很喜歡小百合那段,直接腦補了黑天鵝的畫面。

***   ***

京東熱,我買了好多大部頭的書。

我第一反應就是去搜想買很久的紐攝教材。明明搜索的時候還有餘貨的,剛結賬的時候上册就沒有了T^T。《質素的孤獨》也難逃此劫,還有各種小部頭的書。不過白菜價買了《A Song of Ice and Fire》真是爽死了。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

水平不够高而已。

准确来说不能是挂,水平本身如此。

省队线184,我152。

day 1看错题,day 2不对拍,注定傻叉。

……

“自从初三那次省选,我再也没有想过搞OI了。一是被虐得很惨,二是我发现我不太喜欢OI。”

……

收到了很多来自同室的妹纸的短信,果然这个世界,只有妹纸才有实感。

……

文化课就像洪水猛兽,这个时候,只要微笑就好了。:)